时旅者

这里时旅,文渣画渣,混迹五格食契王者阴阳师等各个圈子,目前主要在第五人格,日常佛系的杂食党,夙愿是能为自己萌的圈子产粮&ky消失,随时欢迎点梗点cp(别想了不会有人找你的)

打扰了!
这里来帮没有账号的朋友约稿!
P1到p8是她的约稿图,是板绘,联系的话称呼她红糖就好,p1的价位15r,p2的价位是8r,p8价位8r,有6r浮动区间,其他五张的风格如果有感兴趣的可以留言以便告知,接私人订制,价位20+r浮动,比较擅长画女孩子,约稿戳企鹅账号2769765656(阿尔碗里的红糖),找我私信也ok,先付先画

考虑来一场博弈吗?
这一枪下去,死去的会是哪一位呢?

打扰了
P1原图p2滤镜拯救世界
我常因为不会上色而感到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纵使拥有遗忘一切的能力,终究也只是笼中之蝶

我并非害怕死亡,我只是害怕再失去任何人

和图似乎没什么关系的两句话,时隔多日,文画双修的咸鱼终于意识到自己很久没发过东西了2333(关于机械师,她的胆怯只在他人受伤时,自己受伤是没有debuff的,由此得来的感触)

ooc预警,文笔渣预警,tag会不会有点多...
P1正文
P2海盗团的信
P3沙雕向后续想严肃的千万别点开!
正文大部分是亲身经历和个人真实感悟了,或许他们的征途就是在那遥远的拉莱耶,我不应阻拦,顺其自然吧

触手不可及

#末班车七夕贺文
#文笔渣
#ooc属于我
#可能是半个修罗场?涉及cp白画白蓝蓝紫,注意避雷
#以上

从早上开始白金就隐约察觉到了今天和往常有些不太一样。街上大面积出现的情侣,路边摊摆上的廉价玫瑰,甚至连监管者的心情都比往常好很多,好几次白金很确信对方看到了自己却没有理会,有时候甚至全局都见不到人,只能在左下角出现的xx已牵制监管者180秒获得牵制大师称号,xx破译进度达到200%,看出对方是个佛系屠夫。

疑惑在白金回家看见蓝调哼着歌整理一束玫瑰的时候达到了顶峰,他看着心情颇好的蓝调,装作不在意地问到:“大哥,今天什么日子啊买那么多玫瑰?”

“啊是白金啊,你不知道吗?”蓝调这时才注意到回来的人,“今天是七夕啊。”“七夕?”“外国的节日啦,类似我们的情人节。”“??为什么我们要过外国的节日?”“你不懂,这叫情怀,那些东方人不也过我们的情人节吗?”

好吧,本来还以为是什么大事,没想到就是这个啊,白金看着蓝调披上大衣准备出门:“所以你现在是要去给紫石英送花?”“对啊,不过白金,99朵玫瑰这种会不会太俗套了点?”蓝调罕见得有些纠结。

怎么可能,你愿意给那个自卑到病态的家伙送点东西他肯定都会觉得受宠若惊了。

“当然不会,毕竟是你的心意啊~”白金笑着对蓝调说到,“快去吧,你和紫石英约好了的吧,别让他等久了。”“谢了,我先走了。”蓝调看上去如释重负,就这么冲出了门。

笑盈盈地看着蓝调离去的身影,白金从身后不知何处抽出了一枝玫瑰,眼底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眼神。

“那么...要不要去看看呢...”

他最终还是跟了过去,远远地看着蓝调和紫石英交流,紫石英如同他意料之中的那样一脸震惊,看上去还想推辞,蓝调则一如既往心力交瘁地试图让紫石英接受自己。

真是想不通为什么蓝调会看上紫石英那种懦弱的家伙,白金微微眯起了眼,金色的眸子盯着远处的二人。蓝调是那么的优秀,日常举止优雅从容,性格温柔脾气又好,赛场内也是六阶人皇,相比之下紫石英远远比不上蓝调,那个懦弱又不起眼的家伙凭什么就被蓝调看上了呢?白金想不通。

一只手突然捂住了白金的嘴将他拖走,白金条件反射按住了那只手反手将袭击者锁住,试图取得主动权。该死,注意力全在蓝调身上,连这么明显的袭击都没有注意到。

视线偏转,白金被摁到了地上,头狠狠磕到了地面,金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愤怒,他抬头看向袭击者,却意外地对上了一对熟悉的双眸。

“画...”

“别说话!”

画师轻声呵斥到,眼神却已经落到了远处二人身上,白金也特别配合的一动不动,直到二人离去才被画师放开。

自己怎么没有早点想到呢,白金有些痛心疾首,紫石英和蓝调见面这种事情对方的大哥自然是非常上心的,而且不管白金注意力再怎么不集中也很少有人能躲过他的感知,毕竟他也是个六阶人皇啊,而画师同样作为六阶,想要接近注意力分散的他自然是轻而易举。

“所以到底怎...”

“回去再说。”画师表情严肃地瞟了白金一眼,他立刻知趣地闭上了嘴,就这么被画师拽到了他的房间。

“喂老婆~你这么粗鲁干什么。”白金委屈巴巴地说到,“滚,别在这跟我有一套没一套的。”画师完全无动于衷,宛若异色瞳的双眸死死盯着白金的金色眼眸,而对方也带着狡黠地笑容看着他。

“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白金,我也知道你真正的目标到底是谁。”画师眼眸微眯,“你对蓝调有什么想法我管不着,但是我警告你,离我们家的人远一点。”

白金看着面前表情如临大敌的画师,突然笑出了声,整个人的气质突然就变了,之前的轻浮仿佛不曾存在一般。

“所以我才会对你感兴趣啊我的小画师,你们家的其他人都太弱了,只有你,才勉强算得上是对手。”白金依旧笑盈盈地看着画师,画师也依旧严肃地死死盯着白金。他有种错觉,自己看着的仿佛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条眼镜蛇,向自己露出了毒牙蓄势待发,随时可能给自己致命一击。

“我还以为你多少会感到意外,毕竟连自家人都没看出来吧。”画师挑了挑眉,“如果是其他人我会非常意外的,可是发现的那个人是你,我觉得很正常。”白金的视线飘向窗外,“蓝调什么都好,就是对自家人不设防这一点,太愚蠢了。”

“至于你,我的小画师。”白金突然就下手了,他狠狠将画师推到了墙上,掐住了他的脖子,凭借着力气的绝对优势完全忽视了那人的挣扎,金色的眼眸中仿佛有火在燃烧,“你应该好好管管你们家的人,让他们别惹到我,不然会出现什么'意外'我也不能保证。”

钳制他的手突然松开,画师跌坐到地上,脸色因为缺氧而有些惨白,他咳嗽着调节呼吸,白金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恢复了往常人畜无害的样子。

“那么我就先回去啦~记住我和你说过的话哦。”白金一只手按到了门把手上,脚步一顿,“我听蓝调说过,今天是七夕,外国的情人节。”他反手扔出了一朵玫瑰,落在了画师面前的地上。“从蓝调那里顺来的,别嫌弃就好了原谅我吧,我也是才知道啦~明年会有更好的补偿你的~七夕快乐。”

画师坐在地上看着白金关上了门,默默捡起了落在地上的那枝玫瑰,有些发怔地看了几秒,烦躁地将它扔出了窗外。

有时候他真的搞不懂白金在想什么,这个危险分子和他们家牵扯的关系越少越好。

画师这么想着,心烦意乱地坐在了自己的画架前开始涂抹,绘画总是能让他的心情快速恢复平静,他肆意挥舞着画笔,突然停住,最后在画面的角落画上了一枝小小的,毫不起眼的玫瑰,眼神有些茫然,自言自语般说到:

“谢谢。”

风拂过窗口,卷起几片玫瑰花瓣带入了空中,随风而去。

#ooc预警
#文笔渣
#冒险家中心向,无cp
#以上

他有时候会做噩梦。

并不是那种其他人认为他会做的噩梦,与他常常挂在嘴边的恶龙和冒险都无关,那是非常久远的回忆了,是他这辈子都无法逃避的过去。

然后他会在梦魇之中惊醒,仿佛刚刚得救的溺水之人般大口喘息,视线始终盯着灰白的天花板,直到重新拥有思考的能力,以及接踵而至地恐惧,使他不由自主地颤抖。

可是伟大的冒险家是不可以恐惧的不是吗,他绝不能允许自己这样的状态被其他人发现,所以他学会了躲藏,格列弗游记也放在了触手可及的地方,有时候他会一动不动闭着眼静静等待恐惧的浪潮过去,更多的时候他喜欢悄悄缩在某个墙角,贴着冰凉的墙壁谋求一点点安全感。

黑暗与寒冷总是真实得令人安心。

有时候他也会哭,明明没有伤心的理由,眼泪却无法控制地流了下来,这时他会将自己反锁在房间内,回到那个属于自己的小角落,哭得悄无声息,直到泪水连同过去的阴影都消失在了晨曦之中,才会简单整理一下离开,一如既往。

没有人发现异常,正如没有人看穿他的谎言一样。

“晨安弗兰克先生,今天来得有些迟啊。”

“晨安亚当斯小姐,只是看书入了迷罢了,请您放心。”

“没事就好,走吧弗兰克先生,皮尔森先生和罗伊先生已经在准备入口等您了。”

他如往常一样和同伴谈笑风生,仿佛之前发生的一切真的只是噩梦。

今天也没有人发现。

感动到哭泣噫呜呜噫二十五的画风是一如既往的好看/瘫

二十五时:

P1是给时旅画的库特!每回一起去漫展都要听你吐槽库特是北极圈人物连周边都没有233所以给你画一个(虽然我是真的不会画)
P2是和时旅(曾经)的开黑日常,后来我还是学会救人了的233

日后给你带小饼干吃啊时旅 @时旅者
时旅可以转发233

老早就想画这个了,感觉皮断腿三人组特别适合XD,私心加了后续,帮还是不帮这是个问题,真正的兄弟选择不帮(误)
人体有参考